Purin

自娱自乐自言自语自译自存

24老师真是美到我心绞痛
批发与编发都

这么好看的38岁男人是真实存在的吗

艺人也是普通人

(觉得日饭的这篇文章写得很好,就翻译了一下发了出来)

——写给Linkin Park Chester Bennington
2018年6月21日

他离开这个世界已经快一年了。

这是一篇我写给他,也写给我尊敬的所有艺人们的文章。非写不可的文章。

2017年7月20日,Linkin Park的主唱Chester自杀了。这是我长这么大听到的名人的死讯里最震惊的。到现在我也不敢相信,无法接受,很痛苦。…为什么我会对一个没见过面的人的死感到这么空虚呢。但他肯定还在这个世界的某处,对我来说这样就足够了。

在那之后很多事情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和LP的邂逅,还有其他成员的事情;喜欢的歌;重复看了多次的MV。也考虑过自杀的事,因为我也曾经想过一了百了。还有关于艺人、关于fans、还有艺术本身。

我在这里写下的东西可能和他的自杀没有直接关联,但我一直思考着艺人是个怎样的存在、我们fans应有的样子,请容我继续写下去。
顺便,这篇文章里关于艺人的定义是包含音乐人在内的全体创作者。

我们现在生活在一瞬间就被评判所有的世界里。通过Twitter和Instagram点赞获得好评;通过转发让更多人扩散;喜欢的话就截图,内容简单地就能得手;甚至不喜欢的话在评论栏评论“不知所云!”就能直接告诉对方。
但希望大家想想。
艺术,到底真的需要承受这种对待吗?

“Disappointed”-“我很失望”

这是我在世上最讨厌的词语。
人家从0开始辛苦耕耘完成的作品,就这么被简单地、高高在上地、粗暴地践踏了,就是这么一个失礼的词语。

新唱片发售后Linkin Park FB的评论栏这个词多到不堪卒读。“以后别写这样的了”“回到本来的风格啊喂”,有大量冷酷的评论。

SNS也没想到这个功能会成为令创作者和接收者产生立场倒置错觉的原因之一吧。

用这个词本身就错怪人了。艺人又不是为了响应你的需求而存在的。他们不应该是为了准备你期待的东西才存在的。

我认为艺人不仅是常常在前路闪闪发光的存在,还是给我们带来前所未有的新惊险和刺激、感动的人们。我就只是在他们背后追赶着而已。更不用说将来把他们锁在自己怀中喜爱的宝箱里珍藏这么久远的事情了。

Chester生前也谈过好几次fans的期待和批评。“不要总是拘泥着第一张专辑”。
像他们这样的最初的作品就成功了的乐队,后来都会被自己的作品禁锢、夺去自由。然后后来无论创作出怎样的作品都会被拿来和过去的比较,有部分自称是fans的人就会怀着敌意接受这些意见。非常残酷。

我肯定连他一亿分之一痛苦也没理解到,即使那一亿分之一也已经非常难熬痛苦了。
带着过去荣誉的枷锁被驯服是件很轻松的事情吧。但他们没选择这样。即使自己受伤也无视枷锁大展身手。这是我尊敬他们的理由之一。

“喜欢以前的作品,现在的就不喜欢了”
“以前经常听现在没听了”
有人这样想也无可厚非。当然过了这么多年还能一直喜欢是件非常美妙的事,但没必要喜欢艺人的一切。fans无论何时都可以脱饭,如果和他们的相遇能成为过去自己的美妙的回忆就够了。

请不要把艺人当作自己心中的理想像来捕捉他们,不要用自以为理所当然的形象歪曲他们。对于选择了变化,选择了从你的嗜好中离开的他们,请收起伤害,转变成对你现在喜欢的艺人的爱,告诉他们这就够了。爱在这个世上有多少都不嫌多。

创作是件十分辛苦、困难的事。因为我亲身经历过,所以这点我可以大声说出来。

虽然这是理所当然的,但首先创作就非常花时间。长大之后愈发感受到时间有限,太过经常意识到这件事,我都烦了。

在那之后自己的知识和经验,既有帮到我的时候也有成为阻碍的时候。xx就要这样,xx就不该这样这些固定思维在不知不觉中支配了我们的大脑,让我们长成了无趣的人。
要打破这些并不简单,但抛开这些才能创作出最棒的最有趣的作品。没错,像他们的音乐一样。

我虽然像艺人脚边的小石块一样,但我也创作。网上有很多人看我的作品,有时还会开展,也有人买下我的作品。即使这样我还是没信心觉得自己的作品酷,还是没能从心底里喜欢。有时还会特别不好意思,也要和沮丧战斗。

他们这种音乐人要面对的更艰难的事是,必须在创作的基础上还要一直向大众证明自己的作品是酷的。啊,既然自己身为创作者,作品也就那样了。

当然,世上并非人人皆平等,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都会得意和失意。但如果所有艺人都和自己一样,都作为普通人而同样烦恼,然后努力筑成的东西就是这世上的“艺术”,那看到的东西不就不会变了吗?

评论Chester的死的发言之中最刺痛我心的是,As It Is的原吉他手、Andy的tweet。

“Once again we learn our heroes are human”
“现在再一次我们认识到,我们的英雄也只是个普通人…”

我不由得吃了一惊。明明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竟然到了这时候才深切体会到,我深刻地反省了。

越是有名的艺人就越适用,我们就会想象成和自己相反、动不动就是完美无缺的形象。但是即使成功的作品能增强自信,也不意味着创作者的人格和精神方面也得到提升。

所以希望大家想想,不被瞩目的人生不会轻松又快活,出名也不是一味地好。只要是在头顶上出现过一次的聚光灯以后就不会按自己的意思简单地消失,有时阴郁的另一面也会赤裸裸地投射给大众。

大家自己鼓励自己,为了在人群前表现自己不得不鼓起勇气。必须用自己的双手孕育出自己身体中的英雄。

Twenty One Pilots的鼓手Josh也是,学生时代极度不擅长站在人前,连发表都做不到。不知对他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虽然TOP成了今天世界能争夺top地位的人气乐队,但他本来选择鼓这个乐器就是因为鼓最不起眼。但是为了同样怀着烦恼,在音乐里寻求安乐来到live的fans,他感受到了演奏的美妙之处,终于那成为了他的力量之源。

现实世界和电影里不同,忽然现身的英雄什么的从一开始就哪儿都没有。个人渗透出血的努力和纠结终于筑成成为英雄的出色的人格。出色的不是因为他们是他们,而是从0开始到最终成功的“他们的行为”,这才是最最出色的。这点绝不能忘记。

我心中的Chester是个非常出色的人,这点今后也不会变。

回过头来看,我心中的艺人就是,一直在前路闪闪发光,光辉一下子消失的时候,只有黑暗尚存。
如果这就是悲伤和空虚,那身为fans的我们要怎么做才好呢?只能继续沐浴在他们的残光之中吗?虽然即使这样,也足够炫目了。

我还想一直追着他。

但是他已经不在了。他也是许多消失的光芒中的其中之一吧。今年一年里全世界也失去了好多好多光芒和艺人。

在一本书上读到的因病去世的艺人说的这句话。

“真正的艺人不畏惧死亡。因为即使自己死后,还有作品里的魂还残存着”

我对于艺人这一存在怀着强烈的憧憬所以我能这样说。

将来几十年后人们也肯定会一直听Linkin Park的音乐。甚至再过些年月,有个某某会邂逅他们的音乐,被他们俘虏,他们在作品中的魂一定又闪闪发光。

最后。
Chester,感谢你给了我美妙的音乐。

这张两位先生太帅了所以要单独发

我们8真的好
(可爱亮呜呜呜

and my 旦那 and my 宝

横山裕,仙子,本人被美貌震惊了,单独发一条。

堂本刚FMB20180317

堂本刚和FMB开始了。今天是3月17日,16岁的yuu酱的来信【我不知道要和喜欢的人说什么,怎么办,请告诉我。】
——非常简洁可爱的来信。确实呢,喜欢的人在面前会紧张呢。不被对方察觉也很难。我挺不擅长这方面的,害羞是会害羞的,扮作完全不害羞的样子还是不行,这也没办法,有擅长的人也有不擅长的人。如果我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那女孩子和我说话的时候很紧张的话我就会觉得超可爱,所以这并不完全是坏事,酸酸甜甜的不也挺好嘛。比如问些常见的问题,平常去哪里玩的呀、兴趣是什么呀也可以,说什么都行。总觉得不用非得考虑和他说什么的人比较好,自然地说上话的人比较理想。不过你才16岁还是经历多些比较好,只要想起那个人就小鹿乱撞、心里难受起来,这都很好。收到十几岁的听众投稿非常感激的同时,也会想为什么十几岁的孩子要给我投稿呢,我有说什么令十几岁的孩子很感兴趣的内容吗,这个广播还蛮经常收到十几岁的孩子的投稿的,真的不知为什么。说起来这位听众16岁,和我16岁的时候完全不一样,她很成熟。虽然坦率说也挺好,但是太害羞在考虑说什么好却忘记了准备了的内容这更可爱啊。和喜欢的人说什么好,我觉得直接表明心迹就最好了。说能让对方明白“我喜欢你”的话题比较好,如果能直接说出来那就更好了。无论是在一起了还是在一起之前,能一直说喜欢是很好的,人家也好懂,被表白的话。“诶 喜欢我吗?”“嗯,喜欢”“喜欢我哪里”“不是喜欢哪里而是全部都喜欢”,男生被这样一再确认的话就会觉得这女孩子很可爱,常有的,说到喜欢的话题男生就会得意洋洋的。“诶~是吗?哪里?这里吗?以前也有人这么讲过”,渐渐得意起来,很有意思。一直说喜欢喜欢喜欢也很好啊,虽然说太多的话听着有点烦,但是现在喜欢去就去告诉他啊,这么纯粹的想法就很好。接下来请听《Let’s try the love》
♪《Let’s try the love》
 
现在给大家介绍主题自定的来信。
tomoki君【我一直都很享受地听着广播~我到现在还用着翻盖机,周围的人都很惊讶。这还算好的,甚至有人叫我快换成智能机,哈?本来我对自己用久了的东西就会有感情,钱包啊衣服啊以10年为单位都是常事。用惯了翻盖机,何况我都智能机也没啥兴趣,一想到换了智能机还要遭受重新适应的压力我就觉得没有换机的理由了,所以不懂我又说我的人我就会觉得“这人搞什么啊”。前阵子想起朋友小孩的要过生日了,就发了信息祝生日快乐,谁知显示“没服务”,信息发不出去。去年有3个朋友都遇到了这事,觉得在日益发展的时代里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有点悲伤。刚君也在这个广播里说了同样的话,感觉我的心被救赎了。专辑《ロイノチノイ》(生命的颜色)里《イラミナカハ》(虚幻的未来)写道“過去に進めば未来(向着过去前进就是未来)”,听到这句的瞬间我眼泪就掉下来了。不用“回到”过去而是用“前进”,真的很妙。对于我直面的问题,刚君总是能走到我的前面,展示着背影的刚君是我敬爱的兄长。你说的“活出自我”也拯救了我,让我重拾自信,以后的日子也请让我看着你的背影前进,我会支持你的。】
——收到了一封好热血的来信。虽然我不知道看着我这个溜肩的背影能思考些什么,但如果能成为支撑你的力量那也是我的荣幸。这些年我也不是只做自己喜欢的事的,忍受了很多,但年纪越大越发现以前必须忍的事情现在不忍也可以,因为时代在不断变化嘛。有很多事如果在我20来岁时能解禁那就好了。创作这东西,不是那个时间点不是那瞬间就没意义了。一年后就太迟了,迟中之迟。就算迟一个月也是迟,创作就是这样的东西。站在创作者的立场,身边人有所行动就会节省时间,和以自己工作和立场方便为准的人一起工作就很多时候会浪费时间。错失时机后出来的作品是面向饭的,不是面向staff的,staff也是制作者。当整个team都一条心,给饭的成果会比只有我一人做出来的作品好。如果有“明明我自己一人做会更好”的想法那就很遗憾,我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看待staff们的。但是创作的方法、思考按自己方式做的话,就会有人说现在都是怎样怎样的,我也和你一样,觉得 哈?不不不,有以前才有现在啊,就算你现在突然这么说,我当然会不明所以。不理会也行,感叹一下也行,被人这么说当然会有这样的反应。所以周围的人总是会有这样那样的意见,所以你和以前一样用 哈?来回应就行。一开始想着这封信又说翻盖机,所以就没看,觉得也就是翻盖机嘛。如果觉得用翻盖机不方便了就换成智能机呗,不觉得不方便就不换呗,翻盖机也挺好。我要是内心深处没到觉得不方便到把几火的话我都不会改变创作方式的,虽然周围人和环境都在变化,我都不理的。也挺好的,进了录音室,不好意思样带就只能做到这里了,然后朋友们都聚集过来,确认了基调后就进录音室,拜托朋友们确定节奏和拍子,然后确认贝斯,感觉都挺好的,当场决定和弦,然后再往旋律里配歌词,这就大概完成一首歌了挺好。在几号之前要确定歌词和样带,我也明白,也明白会被人觉得认真,但创作没有分别。不是说结果好就全都行的,重要的是创作过程中有诞生的东西。一直被催着、进录音棚、123就创作好的曲子有很多,极端地说我倒是想一直这样创作,当然也有提前做好的。所以tomoki君也不必那么在意。
 
然后是19岁的panana酱【不知为何和我关系好的人都生在春天,我妈和佛祖同一天生,4月8号,虽然我是10月生的,但交往了3年的男朋友也是4月,他的父亲也是和佛祖同一天生,4月8号。我2年前喜欢上了刚君,得知刚君是4月出生的,擅自地感受到了命中注定。生在寒意渐浓满怀孤寂的秋天的我,可能会不自觉被生在春天生机勃勃的人吸引。】
——好厉害啊。这么读下来就是妈妈和男朋友的爸爸同一天生日,真是命运的安排。真有趣,这样的事情也是有的。
 
接着,16岁的gureepu桑【我去了长野县一个叫善光寺的地方参加了那里的灯明祭(长野灯笼节,为纪念奥运会召开于2004年开始举办的节日。每年冬天2月份在长野市举行),通往善光寺的路上放满了灯笼,善光寺的大门口也用大型聚光灯照射着,非常美丽。善光寺里供奉着一位叫宾头卢的神(十六罗汉中的首位罗汉,白发长眉之相),说是自己要是有想要治愈的部位就去摸相应的部位,我学习很辛苦所以想变聪明一点就摸了头祈祷,希望刚君的耳朵能痊愈所以也摸了佛像的左耳祈祷。接下来的日子天气还会冷的,刚君要注意身体啊。】
——16岁的孩子会为我做这样的事,真想告诉身边的staff啊。有好多人在为我祈祷,但危险的是面对面时大家看到的我的左耳对大家来说是右边的耳朵,这一点我自己去参拜时也经常做,用右手盖住佛祖的左耳是左耳,但是用左手盖住(自己角度看的)左边耳朵的话其实是右耳,浪费时间思考的是“我是左耳所以应该是佛像的这边”。如果现在听到这里你忽然发觉“啊,糟了,我摸的是右耳”的话,我右耳好了很多所以也完全没关系的,右耳比之前好很多了,无论是右耳还是左耳都行,虽然左耳严重点,所以摸了右也行左也行的,嗯。
 
然后收到了17岁的mina桑的来信【你有觉得过语言很有趣的时候吗?前几天朋友对我说“如果能早点遇见你就好了”,我以为我到现在为止的人生中至少有一次听人这么对我说过的,就无意识中把这句话当作了普通的存在,后来仔细想了想原来我是第一次听人有人跟我说这句话,感受到了难以言表又看不见的温暖,好开心。这句话明明语气上和“能遇见你真好”是一样的,但我竟然意外地这么高兴,这一点也不可思议得让人高兴。不限这句话,你有像这样思考过话语吗?】
——我之前也讲过对于语言,我是过于在意了。有些话明明可以更加坦率地说出来但就是做不到,所以我对于耳朵的病情也是这样,跟饭报告病况时我不会美化、不会让饭抱着不必要的期待,只会如实诉说。如果对大家说已经治好了,强行活动,隐藏病情的话更容易获得好评。人家会说“完全看不出来,真厉害”,我也会想自己是不是真那么厉害。如果我察觉不到喜欢的人的痛苦和孤独,我不喜欢这样。我听着人家说“现在是这样的情况啊,真不容易”会比较好过,如果喜欢的人说“啊,身体完全没问题哦”,自己就会误会“那就好”而松一口气,没有比这更空虚的事了。所以周围的人都是很难发表评论,我倒觉得没什么难的,就平常地说“这我做不到呐”就好了嘛。即使本人以轻松的语气说话,转换成文字就会变得很沉重,挺麻烦的。虽然有觉得语言好的时候,但也想过可能人类不拥有语言会更好,多运用手势和动作“哦哦哦噢(模仿原始人)”地表达会更加和平吧。最近觉得语言真的是蛮麻烦的一件事,作词的时候也觉得好难,如果万物都能用美丽的语言来表达就好了。
 
今天也收到了好多来信,印象最深的是十几岁的听众来信真多。我自己已经是30几岁的后半期了,十几岁的听众在现今这个时代给广播寄信,真想告诉以前的自己以后的自己生活在这样的未来,告诉以前的自己要加油。本以为来信的都是同年代或者年长的听众,但现在的来信不知为何都是这么认真的话题,嗯虽然偶尔也有来搞笑的。但大部分来信都是一些严肃的话题,有点理论和哲学的感觉,所以觉得十几岁的听众应该不会喜欢这个节目,但意外地挺受欢迎,就觉得坦率地普通地活着真好。收到了十几岁听众的意见也学到了很多,会回首过去自己也这么想过,通过回顾,虽然不是刚刚tomoki君的话题了,但会有回首过去开拓未来的感觉,所以这都是些珍贵的来信啊。话是这么说,但我没说从同辈和前辈身上学不到东西哦,不是这个意思,也没区别对待,大家都是平等的,回顾自己当年做的事情。16岁的时候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又要排练又要上学,吃饭时间只有15分钟。Johnny桑说“You吃吧”就给了我一晚牛肉盖饭,激烈地跳完舞、用15分钟吃完牛肉盖饭又接着跳,我那时还真这么撑过来了啊。我居然没对Johnny桑说“你给我适可而止啊,我还只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当时为什么没说呢,可能是因为感受到了他的爱吧,也没想过要说这些话,现在回想起来真的好辛苦,心里也没想过“这大叔搞啥”。现在回首过去真的应了那句话“人都是有历史的”,正是因为以前做了那么多事情才有今天啊,感慨颇深。现在正咀嚼着自己的状态和现在的自己,以后也会通过广播坦率地传达自己的心境,也请各位多多来信。邮件请发到tsuyoshi@bayfm.co.jp,请多多指教。
 
来自十几岁听众的来信有很多,上次读了关于大地震的邮件,说了自己的感受。当时就很想播这首歌,怀着未来应该由自己掌握的想法写下了这首歌,因为很多时候别人并没那么在乎自己,所以只能自己好好对待自己。有时别人会装作替自己着想,那不是发自内心的。发自内心为我着想的人的态度是怎样的,这些我会感受得到。嘴上说着我为你好但并没这样想的人也就是止于语言,也没有行动。我觉得他们什么也没做,他们还会说“那真是遗憾啊(それは心外だな)”,人人都会说,但真为那个人着想的话是会行动的,抛开立场和其他,单纯作为一个人来说想做些什么,我是会这样做的。所以虽然身边有很多人,但要离开那些没有爱没有温度的人群,向着自己掌握的未来前进,今晚就听着这首饱含着这些强烈信息的《I’ve found my voice》分别吧~
 堂本刚和FMB,我是堂本刚。大家再见啦~晚安~
♪《I’ve found my voice》

堂本刚FMB20180310

正在收听bayfm的大家晚上好,我是堂本刚,FMB开始了。
 
今天是3月10号,明天是3月11号,距离2011年的3月11号的东日本大地震已经过了7年了。关于这次地震我也在这广播里谈了很多,无论过了多少年都一样,说到底,这是发生在自己国家的事情,还是会想很多。即使不是自己出生长大的城市,比如,虽然我耳朵生病了,但也有只有这种情况下才能领悟的事情,不经历就不明白的事说终究还是有的。所以如果太过轻率,心里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也很难想到合适的字句,但如果有贴近灾民的机会我也想贴近,我当时也做了力所能及的事情。还有就是尽量不要再添麻烦,一边细心注意着别人的情绪一边和大家谈话。要收起个人情绪,虽然发生了很多事但最后还是提出了可行性和计划。像是办live、再来就是给灾区送去笑声,做了各种事,其实就算不是独自一人也有更多想做的。产生了许多特殊时期限定的想法,毕竟谁都不希望这种事再发生,所以作为创作者非常…怎么说呢,会风化的,所以想以某种形式留传下来。即使是我的故乡发生这种事我也会这么做,不会因为非自己故乡就采取别的方式,在向国外等等的各位传递信息的层面上,果然还是会有人承担起记录的任务,录像记录的人等等各样的人,所以我希望我也能留下些什么,做了很多。不过不可思议的是那时听的歌现在不想再听,也有这样的。
 
广播名nozomi桑的来信【大地震快7周年了,地震那天我在福岛县沿岸,因为想在故乡养育孩子所以刚从关东回来,热爱的故乡就消失在地震海啸核电事故中,对没有能回去的地方感到十分痛苦。我不仅失去了故乡,还逃避了自己最喜欢的音乐,听了从前喜欢的歌就会唤醒地震前的回忆,想回到从前、问为什么现在这么痛苦,负面情绪开始摧毁宝贵的回忆。我怕连回忆的失去,所以一直没敢听刚君的歌,想跟你讲声对不起。但现在我被刚君的歌救赎了,听到你的声音我就鼓起勇气,想回去从那之后就再也没回过的故乡看看,接受现实向前看。任性点说,希望你能在我这个胆小鬼背后推一把。】
 
——还跟我说了谢谢、说喜欢我,真是太感谢了。这个呢,在这种时候,站在对方立场思考的人和置身事外的人差别非常大,待在后者聚集的地方心里真的很难受的。所以,经过这次地震,避开我的音乐,还跟我说了对不起,如果不想听就不要听了,我的歌不是写出来让人难受的,需要的时候再听就好了。虽然我现在读这封信不能完全理解你的感受,但我尽量理解,对照我的经验尽力贴近你的感受,所以你也随着自己感觉走就好了。你说如果你感到害怕希望我能推你一把,但我觉得如果不想去的话就不去吧,人生只有一次、身体健康最重要这些想法在脑中一闪而过的话,去福岛会难受的话,面对、克服、前进的时机总会来临,趁着这个时机再去不是挺好的嘛。如果现在不去以后一定会后悔的话那你就绝对去比较好吧,后悔也有种可惜的感觉。像我耳朵的情况也是,有些事做不做都行,我都做了。本想做的事却没做以后再后悔也没意思。所以要是觉得这样能给自己希望,那就回去看看,吸收各种东西也挺好。但若是在那里再一次迷失自我变得痛苦,就可能还是时机未到。所以我觉得还是你自己决定吧,下定决心。我读着大家的信,常常想如果我的故乡也遭此难时我会怎么做,今天读完信果然还是很难过,如果自己故乡发生这种事的话,但也有即使变成废墟想在那里生活的人、有离开的人、有迷茫不知怎样是好的人、也有决定回来的人,会有各种各样的人的。这就跟恋人和恋爱方式一样,有因为喜欢因为爱就在一起的人、有分开了之后又烦恼的人、也有下定决心在一起这样回归型的人,像恋人一样的感觉,非常辛苦。但其中有强大的东西,所以慢慢思考这份强烈的感情也是很好的。当时我投入了很多情感写的歌,这首因为母亲的眼泪而写的歌,对于为什么会写出这首歌我自己也是不懂。点缀着歌词的“国”这个字和词语,现在看来也不可思议。请听2011年4月发售的《縁を結いて》吧~
♪《縁を結いて》
 
堂本刚和FMB,继续给各位介绍来信。春天快到了,所以募集了关于到春天就会想起的事。
maruppe桑的来信【我到春天就会想起事就是刚桑的生日。今天过39岁生日,到了30代的最后,刚桑有什么感觉呢?有到了30代最后想提前做的事吗?4月10号想送给刚桑饱含爱的生日快乐祝福。】
 
然后是maki桑【我到春天就会想起的事就是2006年Endlicheri☆Endlicheri在横滨举行的live,我当时还是十代下半期,订了票,预约了夜行巴士,第一次一个人从大阪去到横滨,一大早到了横滨,到达会场的那股高兴劲儿至今也难以忘怀。一个人去横滨这件事给了我自信,如果没有饭上刚君我肯定不会这样做的。现在再听那年发售的《COWARD》里的《故意》,就会回想起当时的心情流下眼泪,喜悦中掺杂着不安,正好是春天来临前听的,非常喜欢。】
 
再来是这位,hiro桑【我到春天就会想起的事是横滨港未来21的刚樱。虽然一直都知道它的存在但第一次去看它还是今年4月。虽然去了好几次了但它开花的全盛期我都没能去看,今年一定要看看全树开花的刚樱。还有就是希望刚能再一次在TANK开live。(TANK:2006年在横滨进行solo活动搭的形如水槽的舞台,THE ENDLI.WATER TANK)】
 
然后是dai酱桑【春天来了就会想起的事是,我家去年去世的16岁汪酱。它小时候有一次大口大口地吃了落下的樱花,可能因为它那时还小,但现在想起来它为什么会那样吃呢眼泪就落了下来。】
 
——果然无论广播也好电视节目也好杂志也好,有关春天就有很多积极的词语,搬家了什么的各种。但也有人觉得完全相反,觉得春天是个伤感的季节,我年纪越大也越这么觉得。我也在过了生日的第二天痛失爱犬,虽然自己生日在春天,但还是那件事威力比较大。我现在还会想见它一面,想了好多,再次认识到我曾经是那样爱过它。water tank也是,那时包括工作人员,大家团结一致做了很多事。真是从心里考虑着怎样能让他们享受,做这做那,发生了各种事,这次live真是心思的结晶。像大家所期望的那样,我自己也很想再搭一次tank开live。我的耳朵也是,有不能用就回不来的部分,所以和大家在同一个空间里过日子,会场不变,和大家在同一个空间里happy地度过,如果我能准备的话,可能等自己反应过来耳朵已经好了,不过water tank是甚至令人怀疑能发生这种奇迹的场所,真希望能办。今年也希望能以好状态站在大家面前。重新开展音乐创作,我想今后也能顺利将作品呈现给大家。不过写歌的感觉会变,我觉得给右耳过重的负担和以前一样创作不太好,用着左耳,让左耳成为右耳的依靠,要做自己现今能做的音乐。在轻言放弃轻视他人的人中,自己一人独自坚持不放弃虽然很辛苦,但是这样压力会比较小,以后也想这样过下去。看着各种各样的人,被他们的态度行动所伤写下了这首歌。下面请听♪《赤い鼓動のHeart》
♪《赤い鼓動のHeart》
 
堂本刚和FMB,今晚的放送怎么样呢。今天谈了东日本大地震的话题,也收到了大家的来信,我也说了很多现在的感受,但记忆总是会风化的,但有人选择认命只能客观看待风化、也有人与风化共同存活。现在真是一个过于斟词酌句的时代、太过斟酌态度的时代,经常不知道怎么做才好。我害怕不站在别人立场上不贴近别人的心境无法思考事情的一天会到来。社会变得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人真的在无意识中变冷漠了,这样创造事物也变难了。所以我们全体人类要回归初心,虽然有奥运会,但可能有些事还是重新考虑一下比较好,如果能这样就好了。日本的每个公司每个企业都是这样,学校、设施等等的地方,日本虽然各物齐备,但把这些东西都摆上台面重新思考是不是也不错,比如家人和恋人之间的重新审视也是很重要的。
以上,感谢大家的来信。
 
今天这首歌是关于我最喜欢的城市——奈良、离开奈良去东京、夹着各种思绪、在东京思念奈良、抱着复杂的心情写出的,最先写出的时候被事务所狂骂。“你为什么要写这种受男人欢迎的歌”“啊我没这打算啊”“你可写多点受女生欢迎的歌吧”,像这样被人骂惨了。不过现在又跟我说不用在意被骂过的事,这既是充满这样的回忆的一首歌,又是唤醒被大家珍惜着、怀有感情、被骂过也觉得不坏的回忆的这么一首歌。今天我们就听着这首《街》告别吧。
堂本刚和FMB,我是堂本刚,大家再见啦~晚安~
♪《街》